膝腕(胜出不逆)

笔尖生锈




情寄山水

要画吗。。。

我怕我画不出来。。。

【我流备注】

欲言又止的爆豪

好像察觉到什么,又不敢回应的出久

没有办法坦诚得说出来

情感的爆发

“对不起,小胜……你今天好奇怪……(是中什么个性了吗)”

他逃走了

留下爆豪一个人在出久的房间里。

ps:

出久天生就有着想要去帮助别人的性格。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