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逆】

单机一段时间

开学了

头像来自 @懒虫_(:з」∠)_ 太太

【胜出】唯心

  爆豪单箭头

  出久死亡有【假的那种】

  ooc有

  看图的话bgm应该是If I Were a Bird

  爆豪做了一个梦
 
  他正与某个人组合,执行一项任务。

  他看不太清那个人的脸,但他也没那么在意。他想,他们只是在合作进行任务而已,就像职业英雄那样,潜入敌人的窝点,埋伏,然后在适当的时候出击,再正常不过了。两个人的合作天衣无缝,好像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作战方式。

  一切都很顺利,直到他们以为敌人都已经被扫清,打算回去的时候,他们碰到了一个小女孩,看上去是想要向拯救了自己的英雄们道谢,她把原本背着的手伸向前,她的手里拿着一朵小花。还没等爆豪伸出手,他身边的人就已经蹲下,认真得收下了女孩子送的东西,看上去很高兴。
 
  那像是从家里的院子里摘下的花,看上去很正常 ,但是,在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有一些刺——当然是涂有剧毒的,就像睡美人里的纺锤上的针一样毒,但是发作要缓慢一些。
 
  那女孩,是由敌人的个性所构成的,是能够维持十五分钟的实体。那个敌人侥幸逃过了两人的搜捕,藏在废墟里,执行着组织的计划。看到自己目的已达成后,遍马上溜走了,那个女孩也跟着不见了。
 
  “喂!怎么了?”
 
  眼前人的脸变得有些清晰,脸色苍白,看上去非常痛苦。但是他在极力忍耐着。

  “糟糕……”

  后知后觉的爆豪,不想再去管那个什么敌人,马上背着那个人,想要带他去某个地方接受治疗。但毒素早已渗透到了那人的身体里,直到身体变得有些冰凉,他变得昏昏沉沉的,头重重地搭在爆豪的肩膀上,连说话都变得困难。
 
  “谢谢,小胜……我已经……”

  “别说话了啊!马上就要到了……”

  “其实……不久前……我还很讨厌你呢……”

  “现在别提这种事情了。你是白痴吗?那样只会白白消耗……”
 
  “但是……现在……”

  “喂。”

  那个人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也没有了呼吸,就算是这样,爆豪还是继续背着他往前跑。

  他轻轻得,像是想要把睡着的人叫醒一样,试探着叫了叫。

  【废久】

  爆豪睁开眼,他还有些分不清梦和现实,微微地喘着气,汗水浸透了他黑色的背心,有些还渗到了被子里,眼角旁流着的,分不清是泪还是汗。
  
   那个梦是那样的真实,以至于爆豪到现在都觉得那是的确发生过的事情,就好像——他在经历了那样的事实以后,又在梦里重新回放了一遍当时的场景。

  爆豪也许已经忘记昨天他和别人一起训练个性的事情了,高强度的锻炼和不充足的睡眠,让他觉得十分疲惫,但是他没有一丝困意。他还在在意梦中的内容,那个与他一起执行任务的人的是出久,这毋庸置疑,但又为什么,会梦到他呢?
 
  他还活着吗?

  爆豪坐起身来,回想着,他好像察觉到了那只是个梦,但是他又不太确定。因为,在梦中的那种情感,是真实存在的。

  不能说他们是朋友,也不能说他们是敌人,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幼驯染,关系并不怎么好的那种。直到长大后,两人的关系才逐渐缓和。

如果以以往他对两人关系的认知来说,他是不会像刚才在梦里那样,感到了真实的,在心理上的疼痛。可以说,在梦里,出久的死亡,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打击。

  在做那个梦,呼唤那个人名字的同时,爆豪才察觉到了自己对出久的情感已经在某一段时间内发生了变化,只是还没有确认而已。

 
  为什么?

  凌晨一点半。
 

  他烦躁得起身,潦草地套上裤子,打开了门。往楼下走去。
 
他想要确认一件事情。

  现在的爆豪明显管不了那么多,他急躁得想要把门给炸掉。

  他尽量克制住自己想要炸门的冲动,在门上快速得敲了三下。
 
  没有回应。

  爆豪等了一段时间,然后,他用更快的频率,更大的力度,敲了第二次门。

  还是没有回应。

  爆豪犹豫了一下,在这个时间里打扰别人的确有失妥当,他完全可以第二天再来,其实也就相差了几个小时的时间。会在这种时候来的理由也只是因为爆豪还没有怎么分清梦和现实,想要靠这样的方式来叫醒自己而已。现在他已经清醒不少了,完全可以回到自己的房间继续睡觉。
 
  至少他是这样想的。

  就在他打算往回走的时候,他听到了房间里发出了哐当的声音——出久摔了一跤。

  出久在第一次的敲门声发出的时候,就已经有些意识了,他以为自己只是睡到一半,自然醒了而已。所以并没有在意,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听到第二次敲门声时,他还是有些迷糊,过了一会儿,他才想起来要去看一下门外的状况。当他起身向门外走去的时候,撞到了自己的哑铃,摔了一跤。

  “疼……”

  出久爬起来,把门开了一条缝。

  “小胜?”

  看到自己的幼驯染,而且还表现得很温和,他放下了戒心,直接把门打开。

  “……”

  当爆豪看到出久的时候,他又再一次混乱,梦境延续到了现实里,他不自觉得伸出手,像是要确认眼前人的存在似的,他用比较大的劲,紧紧抱住。

  “等,等一下……喘不过气了……”

  出久被幼驯染突然的举动吓到了,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倒不如说这是很正常的,事实就是什么也没有发生,爆豪却在大晚上突然敲起自己房间的门。哪里一定出了问题,出久又开始分析起来,最后得出了一些结论,其中的一些有,爆豪中了什么个性;有一些实在想不开的事情,又打算和自己打一架;他也稍微想到了——爆豪做了一个与自己有关的梦。但是出久觉得这不太可能。所以他主要考虑的是前两种情况。

  出久也想不出现在这种时候,有什么人会施展个性,学校里应该也没有拥有让人大晚上打扰别的的奇葩个性的人,所以出久继续排除了一种情况。

  那么,爆豪应该是有什么事情想要和自己说了。

  出久觉得这样也许是一件好事,毕竟在以前,都没有好好谈过。而这次,爆豪表现得十分平静(表面上而已),而且是主动来找自己的,虽然在时间的选择上面有点不太对,但是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这点细节也就不用太在意了。

  “有,有什么事的话可以和我说……”

  “……”

  爆豪像是没有听见出久说的话一样,呆呆得看着前方。听到出久的声音以后,他终于放下了心,忘记了回应出久的话。

  出久不知道爆豪到底在想什么,但是鉴于之前的一些情况,他觉得爆豪可能会像上次那样非常认真得问自己问题(夜晚约架的时候),他又试探道。

   “有什么困惑的话也可以问我……只要是我能帮上忙的……”

  听到出久的第二次问话,爆豪才缓过来,微微抬起头,像是为了让自己的声音能够更好传到出久的耳朵里。

  “废久。”

  “嗯。”

  “现在,你是怎么看我的?”

  “诶,突然问这个吗?你在我心中还是一个非常强大,难以超越的人,虽然有时候会有一些偏激……”

  “不是问那些。”

  “诶?”

  “我是问你,你现在还讨厌我吗?”

  “……”

  虽然出久以前的确是有说过类似于讨厌爆豪的话,但出久不明白爆豪为什么会突然问自己这种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题,而且还是在这种时间特地来问,他觉得爆豪不会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幼驯染的就更不用说,毕竟以前的爆豪是把自己当路边的石子看待的,他怎么会在意这样的一个人对自己的看法呢?

  但是,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出久一下子反应过来,可能是因为爆豪已经有一些改变,想要尊重别人的看法才会这么问的,出久为此感到高兴,一想到两个人的关系可能因为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而有所改善,也许以后还能一起探讨战斗方式,互相促进……他也不打算再考虑那么多了。

  要好好回答才行,出久这样想。

  出久摇了摇头,同时也蹭到了爆豪的耳朵,毕竟爆豪到现在都还没有松手,靠的很近。

  虽然出久觉得没什么关系,但在爆豪看来,出久刚才的行为就像在向自己撒娇。但是他又马上冷静下来,极力克制住自己的思维,好让自己能够听进出久接下来说的话。

  “应该……不讨厌了吧。至少现在……”

  “是吗……”

  虽然有些出入,但爆豪终于听到了自己在梦里没有听完的话——他其实是为了这句话,才来到这里的。现在他已经满足了。

  但是,由于对话进行不下去,气氛又变得有些尴尬。

  爆豪不太希望话题就这样结束,然后很快离开这里。就好像回到自己的房间以后,他又会回想起梦里的内容一样。那些情形让爆豪感到强烈的不安,或者烦躁。他现在,只要看到出久,听到他的声音就能感到安心,也能忘掉梦里的事情。

  出久看爆豪没有要走的意思,觉得爆豪可能还有话要说,就请他到自己的房间里,房间里面都是欧尔麦特的周边,爆豪对此表现得不是很在意,因为他已经累到不想管太多,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他早就知道出久房间里会是什么样子了。

  出久虽然也很困,但他以为爆豪还非常精神,为了不破坏两人这次难得的谈话,出久总是试着找一些话题,尽量保持两人的对话能够进行下去。而爆豪也总是跟着出久问的那些问题走下去,到最后,出久竟然还拿出了本子进行记录,就像是一个新手记者在采访刚结束任务的职业英雄一样。尽管爆豪累到连维持自己的意识都有些困难,他还是不耐烦得回答那些问题。

  ……

 
  “对了,小胜,记得上次期末考试的时候……”

  “怎么了?”

  “你在那个时候把你的装备借给我了,那个使用起来后坐力很大……我认识一个支援科的学生,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可以带你去她那里改造一下装备什么的……”

  “别小看我啊,那点程度算不上什么……”

  话说了一半,爆豪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不过要改造装备的话随便你。”

  “嗯,到时候来找我就好了!”

  爆豪的回答让出久有些意外,他原本以为爆豪会拒绝自己提出的建议呢。

  “好像也没什么要说的了呢……啊,还有……”

  “小胜?”

  出久这时候才发现爆豪已经非常困倦了,以至于他已经打起了瞌睡,他们现在正坐在床上,让这样的爆豪再回去楼上的那个房间睡觉有些不太合适。

  “小胜 ,要是困了的话可以先睡在我这里的?啊,我没有别的意思 ,就是觉得……”

  “嗯……”

 还没等出久说完,爆豪就回应了。

这可能是自他们除了在幼儿园午睡以外,第一次在一起睡觉了,出久还有些担心爆豪会由于不习惯睡不着。给爆豪腾了在里面的位置,但爆豪拒绝了,让出久睡在里面。

  关灯后,出久摸黑回到了被窝里,尽量注意不碰到爆豪。

“那……晚安?”

  “……”

  “诶?!已经睡着了吗……”

  两人的关系总算是有所改善了,一想到以后,两人也许会变得像普通的朋友那样,出久在暗中偷偷得笑了起来,真是做梦都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呢。

“要是能保持这样就好了。”出久自言自语。

“晚安,小胜。”

  出久又道了一次晚安。不一会儿,也进入了梦乡。

  在睡梦里,他感觉到有人牵着自己的手。

  
  爆豪很早就起来了,整理一下衣装,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在那之前,他回头看了一眼出久。他没有什么忌讳,决定正视自己的情感。

 他俯下身,在出久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在爆豪看来,做普通朋友,可能有点困难呢。
 

  大概是完了

  和原来脑洞里的有点不一样,实际操作起来的时候感觉有点困难所以改了一点。。。

  至于为啥叫唯心。。。因为上课听老师讲了一个唯心主义的例子,和做梦有关的,然后觉得这个好!就拿唯心当标题了【实际上一点关系也没有】。

  关于这里面两个人的情感关系,爆豪单箭头可能不是很明显,就是那种单箭头的表现比较少【恩???你在说什么?】出久的设定,就是属于希望能和爆豪关系再进一步,然后成为能够好好合作的伙伴这样,只是单纯的希望和爆豪关系能变成正常的同学。但是爆豪对出久的态度已经在发生变化,出久这个时候其实还没有察觉到【对,就算突然莫名其妙抱着他,很宠他也不耐烦得回答了那些问题,一起睡了,他也还是没有感觉到】所以有后续的话应该也是温水煮青蛙【出久】那样的。爆豪对出久情感涌出来的部分应该是在梦里那一段,是很强烈的!(可是你看看我写成啥样了。。。)以后应该会重新编辑【日常吗?】

  说着是中秋弄的,结果画不出来(对自己的配色产生了怀疑)。。。就只好写了。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