膝腕

胜出

头像来自 @懒虫_(:з」∠)_ 太太

【胜出】唯心(2)

  向一个月前等我更新的那位旁友道歉,我忘了还有人在等我更新就咸鱼了(ಥ_ಥ) 还说一个星期后就更……对不起!【土下座】

爆豪单箭头

ooc有 比较短

【训练】

  出久睡眠有些不足。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像平常一样,正常洗漱,整理一下仪容,吃好早饭以后就向教室走去。

  爆豪早就坐在出久前面的位置上了,出久进门的时候,感觉到了很灼热的视线,当他自然得想到那个视线可能来自爆豪,想要向他看去确认一下的时候,爆豪很快把视线移开了。

  “小胜……”  

  出久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像在呼吸一样,顺口叫了出来。

  “啊?”

  (小胜昨天没有睡好吗?黑眼圈好重……啊,该不会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
  
   “没……没什么。”

    让自己变得这么疲惫的罪魁祸首就在自己的面前,没有什么事情却还突然叫起自己的名字,换作平时,爆豪早该炸了,周围的同学也许还会被突然响起的暴躁声音吓到。现在的他却什么也没说,就像没听到出久说话一样,继续投入到自己的事情去。

   同时,出久也松了一口气,他本以为小胜一定会生气,他心想,这样结束也挺好的。

   两人在今日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对话就这样结束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两人都没有什么交集。应该说这才是两人平时相处的状态,从其他同学的对话中得知一些有关对方的信息,又或是在上课的时候看看对方的表现。直接的,和平的交流,几乎是没有过。交流还记得以前,他们偶然碰到时,气氛总是很糟糕,周边的同学都捏了一把汗。

  但是现在,有一方把矛头收起来了。反而是出久有一些不习惯,当爆豪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他紧张着,等待着什么的发生,但是,爆豪却像是没看见他一样,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走过了。

  小胜好像有点心不在焉。

  出久虽然很在意幼驯染最近的变化,但想着应该没什么事情,他也就不再去想这方面的事。

 

  大家一直都期待的实战课终于开始了。

  “今天我们将会以一对一的形式进行战斗训练,请叫到名字的同学上前到箱子里抽签选择对手。”

 

  爆豪胜己打开了那个装有同学名字的小球,拿出了里面的纸。

【上鸣电气】

  “啊……糟了糟了……为什么偏偏是爆豪……”

  “别介意!就算输了也能从中学到很多实战技巧的。”切岛拍了拍他的肩:“加油!”

  “诶……我更想要和可爱的女孩子对战啊(轻声)”

  “恩?”

  “啊,我是说,我一定会用尽全力和他对战的!”

  “哦哦!就应该是这样!”

  这次的战斗,应该说是很适合上鸣了,在一对一的情况下,上鸣可以毫无顾虑地使出自己的无差别电击。就算是爆豪,如果吃到了那样的一击,就算人还有意识,受到的伤也该是非常严重了。

  出久在屏幕前分析着这次的战斗,今天的他很难得地拿了自己记笔记用的本子,事实证明带来是对的,从今天的比赛中,出久相信自己能学到很多战斗技巧。

  上鸣一直都在有意得把爆豪引向对自己有利的场地,爆豪也一直顺着上鸣的意,往那些场地里走。不知为何,自战斗开始起,爆豪的表情就很恐怖,上鸣当然不是傻子,他从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妙,但还是继续按照自己的作战计划进行,他已经做好了觉悟。

  终于,到了一决胜负的时候,上鸣不再躲躲藏藏,他决定放大招了。但是,就在他准备发招的时候,爆豪用一种极快的速度近了他的身。

  “去死吧。”

  还没开始就结束了,这指的大概就是上鸣目前的状态。

  “Don't mind……”

  同学在屏幕前不约而同地说了出来。

  只有出久在这时回忆着这场战斗,他分析着爆豪战斗时的那些行为,也包括他的那些可怕的表情,战斗全程就像在发泄什么一样……但是可能正是因为这种情绪,让爆豪在战斗中超常发挥,那个终结动作非常干净利落。但是,因为是训练,所以只要同学双方点到为止,当胜负快要分出来的时候,输方自觉举手示意,就能保证学生不在训练中出太大的意外。他相信爆豪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不会再那么冲动了,所以这次战斗的结果让他感到有些意外。除了一些关于战斗的总结,他还得出一个结论——上鸣同学可能是做了什么事情惹小胜生气了。

  轮到出久了,他抽到的对手是尾白。

  尾白身体十分协调,而且也很迅速。在战斗开始的时候一上来就躲过了出久的两次攻击。尾白的体力也非常充沛,想要进行消耗战也有些困难。

  看上去只有速战速决了。

  出久跑到了一个地形比较复杂的场地,运用那些建筑和自己的个性,出久在空中弹跳着。就在他快要落下去,使用one for all的时候,尾白举起了手。虽然有些勉强,但出久还是停下来了。

  战斗结束。

  “漂亮的作战,绿谷同学。”

  “尾白同学也很厉害,那个尾巴真的太灵活了!请问你之前那个动作……(询问)”

  “哦哦,那个啊,是利用……”

  下课后,大家回到教室,出久整理起书包。才发现本子落在了训练场里。

  “小久,你不走吗?”

“啊,对不起,丽日同学,今天可能不行,你先回宿舍吧。。。”

“这样啊,那先再见啦?”

  “恩。”
 
  出久跌跌撞撞得往训练场跑去,他有些担心自己的笔记会被哪个学生拿走,然后被看到里面的内容,虽然出久并不是很介意别人看自己的笔记,但是万一被坏人拿走就糟糕了,他想,还是应该快点去确认一下。

  看到自己的笔记放在原来的位置上,也没有被人翻动过,出久松了一口气。

  就在出久打算往回走的时候,训练场的一角响起了爆炸的声音。

  已经是放学时间了,还有什么人在在训练场练习吗?

  出于好奇,他向声音的来源走去。又或者说他已经猜到了那个制造爆炸的人是谁了。

  爆豪胜己

  出久就这样待在一旁看着他的动作,时不时还拿出笔记下来,过了好一会儿,那个人才注意到出久的存在,往这边看来。

  “你来这里干什么?”

  “啊!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因为很少能看到你单独锻炼,所以我想做个参考什么的……”

  “什么?”

  “就是,下次我在进行锻炼的时候,也许能够借鉴一下什么的……”

  “……”

  “那个……我这样会打扰到你了吗?”

  “哈?你觉得我注意力就那么不集中吗?!”

  “诶?!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啧。”

  “那我还能继续看你锻炼吗?”

  出久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胆子,可能是因为那天两人的谈话让出久觉得自己和爆豪的关系改善了一些,但实际上,就出久这方面而言,的确是改善了。虽说在他的心里还是有一些以前的阴影在,但在这种能够学习战斗技巧的时候,那些都能暂时被抛开不顾。

  “随便你,只要别用你的那种碎碎念在旁边烦我就好,叽叽喳喳的烦死了。”

  “诶?是!”

  他开始从口袋翻找自己记笔记用的工具,他一般都是都是随身携带那些东西的。
 

  爆豪胜己觉得自己回到了自己刚觉醒个性的时候。

 
   出久的观察让他多少感觉有点不自在,但也多亏这个,让他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
  
   废久这家伙……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
  

  “小胜,刚才那个爆炸是怎么做到的?”墨绿头发的少年拿着笔记本追着问道。

“哈?告诉你了以后,你该不会又要像以前那样来恶……”爆豪好像意识到了什么,马上停止不再说下去。

“恩?”

“啧,那种蹩脚的模仿……”

“诶?”

   意识过来爆豪在指什么,身后的人马上反应道:“因为小胜的战斗技巧一直都很有参考价值,我只是想要试试能不能把它们运用到我自身的战斗里。现在的话,我还能分析一下你的运用情况,说不定我还能提出一些建议然后再……”

“烦死了!”

  爆豪被烦得转过身,掌心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啊!对不起……”

  尽管现在的出久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弱小,但当他面对爆豪的时候,还是会不自觉得感到害怕。 正在出久一边低头一边往前走的时候,撞到了自己的幼驯染。

  太近了……能闻到小胜身上的味道。这让出久想起那个莫名其妙的夜晚,还有那时爆豪反常的行为,有些不知所措的出久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

  “小胜?”

  爆豪一声不吭,往训练场地走去,出久虽然有些懵,但还是继续跟在后面。 然后,他看着爆豪对着一块场地里的岩石,再一次使出了那种爆炸。 出久眼睛里映着爆炸时发出的火光。

  绿谷出久不禁回忆起还在读幼儿园的时候。在那时的出久看来,爆豪手心里的火星,也是那么耀眼。

不对,比那个更加耀眼的是……

小胜

果然……不论什么时候,小胜都很厉害啊。

“喂,废久,回去了。”

“啊,好的!”

这是单独的训练,结束时已经很晚了,宿舍大厅里空荡荡的,好像就只有爆豪和出久两个人。 爆豪很习惯地往沙发上躺去,出久也顺势坐到了沙发的另一头。

“那个……谢谢……”

“啊?突然向我道谢干什么?”

  “诶?虽然现在道谢可能是有点不太合适……时间也……”出久手忙脚乱得做出一些奇怪的手势,可能是从饭田那里学来的。但他又很快镇定下来,双手握拳,正放在膝盖上,却还是不敢正视爆豪:“但是最近各种地方都受到了您的照顾,还允许让我观察您的训练什么的……实在是感激不尽!”

  “……”

  出久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一紧张,连敬语都用上了。而爆豪则用一种“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的表情看着他。

“总……总之……这段时间得到了很多你的帮助……谢谢你。”

“……”

“说实话……我很难想象能和小胜像现在这样相处呢,感觉就像普通朋友那样……”

“……”

“啊……那个,就像普通的同班同学一样?”

“……”

  “对不起,果然还是不行吗……我还以为小胜已经能够认可我了,一下子就得意忘形起来……真的很抱歉,我下次一定会更加努力锻炼直到被你认可的!”

  “是吗?那就加油吧……”

  爆豪终于从出久那类似于自言自语的话语中找到了一个自己能够接上话的部分,并抢在出久要进行下一波轰击前进行回复。

  “嗯……”

   得到一个比较正常的回复,出久也终于冷静下来了,换种说法,两人在这种时候终于切到了一个频道。

  但是,当两个人都想要去倾听另一个人想要表达的事物时,却不知道应该从哪里说起。

   “困了的话就去睡觉吧。”

  先开口的是爆豪,他看出现在的出久光是和自己呆在一起就有一些不自在了,便打算让他早点离开。

   “诶,可以吗?”

   “是你自己要留在这里的……没有什么要说的话就早点回房间吧。”

  爆豪把自己的语气尽量压住,他想和出久再多待一会儿,哪怕只有一分钟,又或是十秒种也好。但是出久明显不是这么想的,他很清楚出久的那种无名的恐惧从何而来,因为罪魁祸首就是自己,就算出久尽力压抑着那种恐惧,在这种情况下也很容易再次表现出来。

  还是快点让他离开这里比较好。爆豪胜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那,小胜,我回房间了。”

  “恩。”

   出久如释重负,站了起来,打算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但是中途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一样,他又掉头,看向自己的幼驯染。

  “晚安,小胜。”

  软软的,轻轻的,有那么一瞬间,爆豪胜己觉得眼前的人真是个天使。

  “晚安……废久。”

   爆豪庆幸出久道过晚安之后就没有再回过头,不然他能看到一个熟透了的自己。
 
 
  

【小番外:同学之间的谈话】

附:发生在训练前,大体是女孩子在讨论,然后上鸣突然讲出实情,然后……恩……

“喂喂,你说最近是怎么了?”

“你指什么?”

“就是那个啊,那两个人啦,总觉得现在见面的时候气氛很微妙啊……该不会是又吵架了吧?”

“是吗?可是我记得以前的状态比现在还要糟糕呢,见面就要发生什么的感觉。”

“什么什么?”

“你也知道的吧,那两人的关系一直都很差的样子,总是会吵起来,而且一般都是爆豪同学挑起的头。”

 “是的,但是总觉得最近有一点点改善。”

  “我却觉得关系是变差了呢,连架都不想吵了这种感觉。”

  “虽然我一开始也这么想,但是现在看来,其实是算改善的。”

  “啊,你们是在说爆豪和绿谷的事情吗?绿谷倒还好,爆豪最近应该挺辛苦的吧。”

  “为什么这么说?”

“他喜欢绿谷吧?但是绿谷至今没察觉到。”

  “诶?!!!!”

“你们都不知道吗?”

  “不是,为什么会……”

  “虽然是幼驯染,可是他们关系很糟糕啊!”

  “对啊,应该说关系极差?”

  “嗯嗯……还真是很糟糕的组合呢。要说小爆豪喜欢小久,还真是没办法想象呢,gero。”

  “喂,上鸣,你确定是那个爆豪吗?”

  “当然!有次我房间厕所坏了,想要去大厅里那个厕所……”

   “请直接说重点!!!”

   “诶?哦……我看见爆豪走到绿谷的房间前敲门,那时候已经很晚了。”

  “嗯嗯!”

   “过了一段时间,绿谷开门了,然后绿谷还没反应过来,爆豪就抱住他了,绿谷看上去很懵的样子。”

  “诶?!!!”

  “那算什么?!真的假的?”

  “等一下,那么晚了还……”

  “这样的时间里,做出这样的行为,如果是真的话,那就……”
 
  “等等,上鸣,这不会又是你瞎编的什么鬼东西吧?”

   “啊,就是就是!怎么想都不可能啦!爆豪同学抱住小久什么的……”

  “好了好了,上鸣同学,就不要瞎说啦。”

  “喂!等一下,这是真的啊,喂!”

  “你上次编造麦克老师和相泽老师的同窗经历时,也是这么说的,上鸣同学,编造的东西太多就变得不可信了哦。”

   “等等,你们别走啊,这个真的是……”

   “上鸣你这家伙……”

   “啊……爆豪,你快去和她们解释一下我说的都是真……等一下……爆豪?!”

  “耶噫~”

   峰田:“你到底是做了什么才会被炸成这样啊……”

  (可能没后续了,就算有我也不敢说我啥时候会更了……)

评论(2)

热度(21)